统战理论
您的位置: 统战理论网> 理论库> 统一战线 >正文

有关增强统战能力与执政能力的十个问题

时间:2014-06-09 关注度: 作者:浦兴祖
字号:TT
统战能力是善于以一个共同的目标为号召力,广泛地凝聚各方人心,团结各种力量,为着实现共同目标而共同奋斗的这样一种能力。作为统一战线领导者的中共,需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增强统战能力;作为执政党的中共,需要在执政实践中不断增强执政能力。增强统战能力与增强执政能力之间有着很大的关联性,这种关联性,既体现在两者的共同取向上,也体现在两者共同面对的难题上。

       

        自从1922年中共二大提出组织“民主的联合战线”[1]起,统一战线便逐渐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克敌制胜的法宝之一。而要用好这个法宝,笔者认为,离不开一种能力,即统战能力,亦即:善于以一个共同的目标为号召力,广泛地凝聚各方人心,团结各种力量,为着实现共同目标而共同奋斗的这样一种能力。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共坚持统一战线方针,不断增强统战能力,最终凭借广泛的人民统一战线的人心与力量,战胜了敌人,建立了新中国。
        建国后,中共依然需要人民统一战线这个法宝。但较之建国前有了诸多变化,例如,统一战线的共同目标已由战胜共同敌人,转变为共同建设国家,复兴中华。而最重大的变化是,中共成了执掌全国政权的执政党。于是,作为统一战线领导者的中共,需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增强统战能力;作为执政党的中共,需要在执政实践中不断增强执政能力。由于统一战线已成为中共执政条件下的统一战线,而中共执掌的政权则是基于统一战线的人民政权,因此,在相当程度上可以说,增强统战能力与增强执政能力之间具有相融性,前者是后者的一项重要内容。至少可以说,增强统战能力与增强执政能力之间有着很大的关联性。这种关联性,既体现在两者的共同取向上,也体现在两者共同面对的难题上。以下从三个方面谈一些思考,提出十个问题,求教于方家。
        一、关于“代表最广大人民”的三个问题
        增强统战能力与增强执政能力的共同取向之一,是中共要善于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唯有如此,才能在最大程度上凝聚各方人心,团结各种力量,组成最广泛的人民统一战线;也唯有如此,才能在最大程度上扩大执政党的群众基础和社会影响力,扩大与巩固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基础。须知,削弱了缺失了执政的合法性基础,迟早是会丢失执政地位的。而丢失了执政地位,又何谈增强执政能力?
        所谓“最广大人民”之“最”字,依本人理解,当今的特定含义在于:中共原来“代表工农大众”,自然已是代表“广大”。而随着社会利益的多元分化,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动,中共与时俱进,在继续代表工农大众的基础上,还要代表包括老板在内的各新社会阶层的精英。工农大众+新的精英=广大+少数,比“广大”更“广大”,堪称“最广大”。中共不仅要“代表”精英,而且还要吸纳新阶层精英中的优秀分子入党,有的老板党员事实上已经成为各级地方或全国的党代表,个别老板党员甚至还有可能进入中共高层。这里的基本逻辑是:党代表你们,党的政策也就会顾及你们的利益,你们就会拥护而不是疏离中共领导;党吸纳你们中间的优秀分子入党,意味着党在政治上也视你们为自己人;你们的代表人物已在中共党内表达利益诉求,你们就无需在中共之外自立门户、分庭抗礼。
        然而,现实未必与上述的逻辑完全一致。在这方面,值得深入思考与研究的问题至少有三个:其一、新阶层的精英们是否都会“领”中共之“情”,忠诚于执政党?近年来的“资本外流”与“老板跑路(出走)”现象,该作何种解读?某些“精英”是否会凭借宪法规定的“结社自由”,另辟蹊径,另起炉灶,以期独立参与政治、参加政权?其二,“最广大人民”中的有些阶层之间存在着利益对立与冲突,能否及如何长期由一个执政党同时代表与团结这些互相冲突的利益,使他们能够稳定持久地和平共处于中共领导的统一战线之内?其三,将有着不同利益诉求的阶层整合进中共,会不会引发中共内部利益分化与冲突?能否及如何保障党内团结,而不至于分化、分派、分裂?还有,如若事情果真发展到某种状态与程度时,是否会在党内出现统一战线?凡此种种,无不成为中共增强统战能力与增强执政能力所共同面对的难题。
        二、关于“支持各民主党派参加政权”的三个问题
        增强统战能力与增强执政能力的共同取向之二是,中共要善于提升各民主党派参政(尤其是参加政权)的力度与效度。因为,中共所执掌的政权,是人民的政权,而人民是一个统一战线的概念。可以说,人民政权是基于统一战线的政权,人民政权就是人民统一战线的政权,或者说,人民政权内部存在着统一战线,其突出表现是,中共一党执政,各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也有权参加政权。中共增强统战能力,应当包括善于在政权中凝聚各民主党派的人心,团结各民主党派的力量,支持各民主党派通过参加政权,与中共一起,为实现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一共同目标而共同奋斗;中共增强执政能力,应当包括改革和完善其领导方式,善于总揽全局、协调各方,发挥各方,而不是包揽政权,包打天下,排斥各方。那种将一党独断、单打独斗视为“执政能力强”的错误观念,必须摒弃;那种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体制性弊端,必须通过政治体制改革予以革除。需要坚持的是,在中共执政的同时,善于支持与发挥民主党派在政权中的参政作用。这显然是增强统战能力与执政能力的题中之义。
        然而,在实践中,民主党派参加政权的状况很难令人满意。在这方面,至少需要深入思考与研究三个问题:其一,各民主党派如何才能具有鲜明独特的利益基础,具有自己的社会根基?马克思主义政治学告诉我们,“政党是特定阶级或阶层社会利益的集中代表者”[2]。正是其背后的特定社会利益才驱使各政党积极面向国家政权,或执政,或参政。当今中国的各民主党派,在理论上被定位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实际上,它们各自所代表的社会利益并不清晰,这可能是影响它们参加政权的力度与效度的一个重要原因。笔者曾设想,现有的八个民主党派可否分别与相应的新社会阶层对接,各自成为某一新社会阶层的利益代表?[3]由此可使各民主党派具有鲜明独特的社会利益基础,具有自己的根基,使“参政党”真的像个“党”,从而提升参加政权的力度与效度。这样,不同新社会阶层也就能各有其所对应的党派,作为自己通向政权系统的利益表达渠道,有助于扩大他们的有序政治参与。其二,如何提升民主党派成员在政府与司法机关中任职的比重与层次?23年前,中共[89]14号文件已指出,“应采取切实措施,选配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担任国务院及其有关部委……的领导职务”。那末,何时能够见到国务院领导层面上的民主党派成员?何时能够见到国务院部委正职领导中民主党派成员的适度增加(目前仅一名民主党派成员与一名无党派人士任正部长)?何时能够见到民主党派成员担任司法机关的正职领导(民盟中央主席沈钧儒曾任最高人民法院首任院长)?何时能够见到民主党派成员在政府与司法机关任职的比重与层次,能够达到建国之初的水准?其三,人们通常将民主党派成员担任人大代表,视为“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参加政权”的例证。笔者以为,此处存在一个逻辑上的问题。按照中共[89]14号文件规定,人大也是“民主党派成员”参政议政和发挥监督作用的重要机构,“民主党派成员”的人大代表在人大中“以人民代表的身份”依法进行活动。既然是民主党派“成员”“以人民代表的身份”,而非“以民主党派(代表)的身份”活动,那怎么能以此作为“民主党派是参政党,参加政权”的例证呢?照此推理,某某工会的会员、某某大学的教授、某某残联的成员当选了人大代表,在人大中“以人民代表的身份”依法进行活动,是否就可以据此断言:某某���会是“参政会”?某某大学��“参政校”?某某残联是“参政联”?显然,这是牵强的。

来源:《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统战理论网(tzll.org)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论文注明来源《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本网拥有论文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 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 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关论文

特色专题更多

新中国70周年

新中国70周年
2019年,我们将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华诞。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一路走来,中国人民自力

理论专著更多

统战图说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