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战理论
您的位置: 统战理论网> 理论库> 统一战线 >正文

试论邓演达思想中的革命主体

时间:2014-06-18 关注度: 作者:细井和彦
字号:TT
邓演达对于农民的态度不仅仅是用积极两字就能概括的。很多研究者已就他对农民的重视态度作了论证,都认为他一直把农民的解放问题作为革命的中心。因此必须分析一下邓演达的“平民革命”论,他为什么主张由“平民”领导的革命呢?究竟两者存在着什么样的差异?两者间是否存在连续性或者非连续性?一般认为这正是来自其历时三年的第二次欧洲之旅的亲身体验。由于革命的主体不同导致革命的方法、革命后政权的本质与前途也会有很大的差异。

邓演达对于农民的态度不仅仅是用积极两字就能概括的。很多研究者已就他对农民的重视态度作了论证,都认为他一直把农民的解放问题作为革命的中心。因此必须分析一下邓演达的“平民革命”论,他为什么主张由“平民”领导的革命呢?究竟两者存在着什么样的差异?两者间是否存在连续性或者非连续性?一般认为这正是来自其历时三年的第二次欧洲之旅的亲身体验。由于革命的主体不同导致革命的方法、革命后政权的本质与前途也会有很大的差异。

本文将就邓演达对于革命的主体的断定进行考察。也就是说,以谁为革命的中心,来进行和达成他想象中的革命。时间上大体分为三个时期。

一、武汉国民政府时期开始采取的对于农民问题的极其重视的态度

首先,我们以“农民”为关键词来分析一下邓演达的行动与言论。

邓演达在北伐之际,就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政治部(以下简称总政治部)主任一职。所谓总政治部,就是负责和统筹国民革命军整个部队的政治训练工作的机关,总政治部主任的责任十分重大。

1926年6月21日至24日的四天里,总政治部为了讨论战时政治工作的方针与北伐中应进行的所有准备事项,召集召开了战时政治工作会议。邓演达作为大会主席主持了会议。

所讨论的课题是“一、总政治部、各级政治部的编制规定;二、由各军及军事机关的政治部主任做政治工作的概况报告;三、由各政党代表兼任各级政治部主任;四、战时政治工作及民众宣传的方法的规定与政治工作人员的规范的制定;五、有关宣传队的编制,队员的资格、入选的方法、规则等;六、宣传品的印刷与预算”[1]。

蒋介石受邓演达之邀,在会议的第三天以“战时政治工作人员的注意事项”为题进行了演说。蒋介石就政治工作人员的主要任务论述了两点:1、宣传上所有的言论与行动都要遵循《建国大纲》,以《建国大纲》为理论出处;2、战时工作不局限于前后方,了解并指导宣传品的内容与各团体(农民协会、劳工组合、青年学生团体等)的言论,帮其改正错误,动员民众直接或间接地加入到国民革命中来①。

邓演达逐渐认识到宣传工作对动员民众所起的重要作用。他认为北伐不仅是军事上的胜利,正是由于取得了政治目标即让民众积极参与到北伐中来,才是军事胜利的意义的体现。

同期“国民革命军宣传队组织条例”被采纳。会议结束后,为了实施有组织性的宣传工作,各军与各师组织了宣传大队。队员是从总政治部主办的战时政治工作人员训练班的成员中选出,总共600-800人。队员的选拨标准要求高等小学或中学毕业,语言表达强且文笔好,有政治常识,能吃苦耐劳并能深入敌军工作,[2]总政治部内也成立了宣传大队。

7月23日,总司令部的各机关向前线进军。政治工作人员在北伐军到达之前已将从衡阳到平江一带的农民组织起来。北伐军一到,便组织宣传工作会,农民充分理解了北伐军与军阀的差别,在湖南各地不断设立起农民协会。就此农民作为运输队和侦察队与北伐军展开了合作[3]。

可以说这种实际体验正是邓演达开始关注农民的契机。邓演达单纯的认为解决占中国总人口80%以上的农民问题,中国革命问题的80%也就得到解决了。看到和北伐军合作的农民,他或许觉得农民相对来说比较容易革命化。他立刻命令政治工作人员组织农民生活调查团和农民问题研究协会,对附近农民的生活状况和土地的分配状况进行调查,然后向总政治部汇报[4]。

在10月11日的总政治部会议上,他指示各政治工作人员,今后工作的重点要着眼于农民运动。14日的会议上又决定把从地方缴获的武器的一部分分配给农民协会,组织成立农民自卫军。可想而知这种支援农民运动的政策应该是邓演达提出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12月的政治工作会议上,他提议在推进政治训练的强化、组织、宣传工作的同时要进行社会调查特别是农民调查[5]。

在邓演达的言论中首次对于农民进行总结的叙述是连载在1926年2月17日的《汉口民国日报》上的,以《现在大家应该注意的是什么》为题的一篇很长的文章。其中写道:农民的解放是中国国民革命取得成功的重要条件。农民积极要求推翻封建经济的基础,取得政治上乡村的自治权,组织能够维护自身利益的农民自卫军,打倒榨取压迫农民的官僚、军队、土豪劣绅,改进农业的生产方法,提高生产力。城市与乡村的繁荣、消费、物资的供给都是从农民身上榨取的。也就是说那些都是“农民的血汗”[6]。

在过去的中国历史里,农民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因此现在必须谋求通过土地问题的解决与农业的机械化来实现问题的全面解决。

“目前的农民运动,是农民起来打倒土豪劣绅贪官污吏的运动”,是农民与劳动者和被压迫者联合起来,推翻现存的旧秩序,在中国国民党的指导下,建立新秩序迎接新社会的到来[7]。在这篇文章中,他经常使用的概念是“群众”,“民众”。

《在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中,指出民众中包括农民与劳动者[8]。《在湖北省农民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国国民党是谋求农民解放与武装的政党[9]。《在湖北省农民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中,可以看出他对于过去历史的认识。他认为太平天国与义和团的失败,是缺乏组织与政党的指导,缺乏与劳动者、农民及革命军的联合。而只为少数人的私利私欲[10]。《在中国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纪念周的政治报告》中,指出现在的国民党缺乏具体的战略而无法保障农民的利益,也无法真正了解农民。[11]并指出了党的问题所在:没有着手解决农民问题。

1927年3月召开的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上,与毛泽东等一起提出“农民问题决议案”,被选为中央农民部长。会议决定设立中央农民讲习所,他担任所长(实质上由毛泽东担任所长行使实权),成立土地委员会(他为主席)。此后,他的大半部活动都用来解决农民问题了。其具体活动如下表[12]。

  

如前所述,他对于农民运动的重视,正是因为他对于中国现状的认识,他觉得由于农民占中国总人口的比例之大,如果农民问题解决不了,就会导致“北伐的失败使革命陷入危机”,因此必须提高“士兵对饱受苦痛的农民的同情”,促进士兵与农民的联合,在乡村建立民主制度。

总政治部对农民运动仍担负着不小的责任。建设民主制度的关键在于实现农民生活的改善。农民问题的本质在于土地问题。土地问题的解决“总理所言地权平等,耕者有其田,势必有土地而后始能解决”[13]。对邓演达来说农民运动的积极与否甚至成了判断对于国民革命是否反动的目标[14]。

邓演达为了达到深入理解农民问题的目的,在总政治部内组织农民问题讨论委员会。1927年2月8日召开了第一次例会,以四个项目为主要讨论事项:农民实际的生活状况、农民在革命中占据的位置、各国的农民运动及生活状况、各国学者关于农民运动理论的学说。例会每周六中午召开,要求领导必须出席。除了有专业演讲之外,通常邓演达还会论及农民问题尤其是土地问题的重要性及问题点,然后由郭沫若来组织讨论。2月23日的例会里,毛泽东作了《中国各地农运状况》的演讲。3月2日就红枪会调查训练委员会进行了讨论。3月16日制定了委员会的任务与职责。邓演达平时在演讲后会立刻退席,因此几乎不参加讨论[15]。

邓演达在逃离武汉之前写的《我们现在又应该注意什么呢?》一文,在文中的“二、三民主义与革命群众”部分,他举出了作为民主主义革命的拥护者及主力军的是在乡村饱受压��与剥削的“生产农民”、“无地的农民”、城市的“生产工人”及“行会的手工业工人”[16]。“要把党(中国国民党-笔者注)建筑在革命群众上面”,“要群众在政治争斗中得到实际的利益”[17]。

在文中“三、三民主义与农民问题”部分,仍然强调了唤醒占中国总人口80%以上的农民参加到反帝国主义运动中来才能完成民族主义革命。他还阐述了“解决农民问题,即是解决农村政权问题及土地问题”,“为使农民觉悟地坚决参加民族主义革命的重要条件,所以三民主义革命,必然要解决农民问题才可以完成”[18]。从这里可以看出,即便到了这种时候,他仍然没有想到除了农民以外的能够用来抗衡的第二政治力量。

也有些研究着眼于仅仅由于武汉国民政府的内部崩溃,就导致农民运动过激化,政府无法控制运动的软弱无力的问题上[19]。事实上,过激化的农民运动,逐渐远离了政府的控制,一旦运动之火点燃农村的话,就会不断对地主采取过激而残酷的行为。政府的政治性指针将变得毫无意义。只有通过使用武力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手段。武汉国民政府并没有选择这个方式,因为在无法无天的农村已经不存在应该成为革命主体的农民了。

另外,“逆产没收”的方法,造成了属于政权内部的地主阶级的领导者们,对革命的消极态度。结果导致无法从资金短缺的财政困难中抽身。作为政权要人的邓演达应该相当熟悉过激化的农民运动所导致的种种问题。

二、第二次出国期间的思想课题

1927年夏,邓演达离开武汉前往莫斯科。

1928年1月末②邓演达与斯大林举行了会谈,阐述了他对阶级斗争的见解。以下两人会谈的情况是按章克回忆所记录③。

在会谈中,斯大林一开口就谈到:“中国革命是由于领导人在路线上的失误才导致的失败,不要再让中共领导人陈独秀等参加革命工作了。苏联与共产国际都支持你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新的共产党领导人。”对此,邓演达回答说“我不是共产党员,我是国民党。但是我同样期待中国不走资本主义路线而走社会主义路线。”

来源:广州市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统战理论网(tzll.org)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论文注明来源《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本网拥有论文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 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 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关论文

特色专题更多

新中国70周年

新中国70周年
2019年,我们将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华诞。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一路走来,中国人民自力

理论专著更多

统战图说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