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战理论
您的位置: 统战理论网> 理论库> 民族宗教 >正文

《共产党宣言》与宗教问题

时间:2019-03-01 关注度: 作者:牛苏林
字号:TT
把宗教学说建立在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上,并且公然声明这一理论是为无产阶级解放事业服务,只有这二者在理论与实践上的有机统一,才是真正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诞生的根本标志。毋庸置疑,《共产党宣言》的公开问世,奠定了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的理论基石,剖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宗教问题,确立了无产阶级政党在宗教问题上的基本立场,从而使《共产党宣言》成为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史上最光辉的文献。

《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是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是马克思主义学说第一次完整系统的阐述。它以宣言的形式向全世界庄严宣告:要用无产阶级崭新的世界观来改造旧世界。它的发表,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同无产阶级运动相结合的伟大开端,同时也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的真正诞生和它在人类思想史上伟大变革的实现。

 

一、《宣言》奠定了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的理论基石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理论基石?自从1909年列宁在《论工人政党对宗教的态度》一文中提出“宗教是人民的鸦片,——马克思的这一句名言是马克思主义在宗教问题上的全部世界观的基石”[1]这一论断之后,一百多年来,关于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石问题,并没有得到科学、合理的解答,而这一问题却是研究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必须认真解答的基本问题。[2]

 

笔者认为,由马克思恩格斯开创的唯物史观作为一种全新的社会历史观,是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诞生的根本标志,也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宗教问题的全部世界观的理论基石。

 

马克思恩格斯通过考察人的社会生活过程,第一次明确提出了“物质生活条件”的科学概念,并把“物质生活条件”看成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决定历史发展的策源地,是产生社会意识的根源。“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这一伟大的科学理论的发现,构筑了整座历史唯物主义大厦的基础,也为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石。

 

是否承认物质生活条件在历史发展中的决定作用,是唯物史观与唯心史观的理论分界。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过去的一切历史观不是完全忽视了历史的这一现实基础,就是把它仅仅看成与历史过程没有任何联系的附带因素。在这方面,青年黑格尔派的历史观是比较典型的。从施特劳斯到施蒂纳的整个德国哲学都局限于对宗教观念的批判。他们把宗教解释成一切社会关系和历史现象的终极原因,把宗教的存在与统治当成解释社会现象的前提,一切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关系都被宣布为宗教关系;政治的、法律的、道德的意识被宣布为宗教意识,而具有政治、法律、道德属性的社会人,却被简单地宣称为上帝的创造物。总之,这种观点只看到了历史上宗教观念的存在和作用,而没有看到这些观念背后的物质动因。因此,他们对历史时代的描述与阐释,总是把宗教设想为该时期唯一起决定作用的主要力量。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指出,虽然英国和法国的历史学家对社会做了深入的分析,但他们仍然把历史的发展看成是被宗教的和政治的原因所决定的观念变迁的结果。“而德国人却在‘纯粹精神’的领域中兜圈子,把宗教幻想推崇为历史的动力。”[3]

 

与这种历史观相反,马克思恩格斯在考察了人类历史的一般进程之后,对唯物史观做出了如下的概括:“这种历史观就在于:从直接生活的物质生产出发阐述现实的生产过程,把同这种生产方式相联系的、它所产生的交往方式即各个不同阶段上的市民社会理解为整个历史的基础,从市民社会作为国家的活动描述市民社会,同时从市民社会出发阐明意识的所有各种不同的理论产物和形式,如宗教、哲学、道德等,而且追溯它们产生的过程。这样做当然就能够完整地描述事务了(因而也能够描述事务这些不同方面之间的相互作用)。这种历史观和唯心主义历史观不同,它不是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是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各种观念形态。”[4]

 

恩格斯曾经多次指出,《宣言》的基本思想,或者说构成《宣言》的核心的基本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历史观。从1844年至1847年间,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法年鉴》《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神圣家族》《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德意志意识形态》《哲学的贫困》等著作中,已经陆续确立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宣言》贯彻并且丰富和发展了这一新的世界观。正如恩格斯所说的:“构成《宣言》核心是属于马克思的。这个思想就是:每一历史时代主要的经济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所赖以确立的基础,并且只有从这一基础出发,这一历史才能得以说明;因此人类的全部历史(从土地公有的原始氏族解体以来)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之间、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这个斗争的历史包括有一系列发展阶段,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一劳永逸地摆脱一切剥削、压迫以及阶级差别和阶级斗争,就不能使自己从进行剥削和统治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的奴役下解放出来。”[5]恩格斯这里所指出的正是《宣言》中最基本的观点: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即从物质生产、经济基础去了解人类社会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历史发展;自原始社会解体以来的全部人类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旧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变革,是通过社会革命和阶级斗争来实现的,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动力。必须用阶级、阶级斗争的观点和方法,分析阶级社会中的各种现象;无产阶级只有消灭阶级和剥削,解放全人类,才能使自己获得彻底解放,这是无产阶级伟大的历史使命。这一贯穿全书的指导思想,也是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分析阶级社会宗教问题的哲学基础。

 

马克思恩格斯在《宣言》中指出,人们的思想观念是由社会物质生活条件决定的,是一定历史时期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产物,是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的。人类思想史证明,人的精神生活是随着物质生产改变而改变的,任何一个时代,占主导地位的思想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随着每一次社会历史的巨大变革,人们的思想观念也会发生深刻的变革。这就是说,人们的宗教观念也要发生变革。因此,“当古代世界走向灭亡的时候,古代的各种宗教就被基督教战胜了。当基督教思想在十八世纪被启蒙思想击败的时候,封建社会正在同当时革命的资产阶级进行殊死的斗争”[6]。

 

马克思恩格斯对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所做的经典表述,科学地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中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之间的本质关系。这个原理的提出,对于一切人文社会科学,包括宗教学说,都具有革命的意义。这个原理为人们认识、研究、把握一切社会现象,包括宗教现象,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为解决宗教上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石和指导原则,指明了研究宗教现象的正确方向和途径。因此恩格斯曾自豪地说:“我们党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有一个新的科学的世界观作为理论的基础。”[7]

 

从唯物史观出发去剖析宗教现象,使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科学地解答了宗教领域中一些最根本的问题,即宗教的本质,宗教存在的社会根源、阶级根源,宗教的社会历史作用,宗教产生、发展和消亡的历史规律,以及无产阶级政党对待宗教问题的基本政策和策略等。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在这些宗教基本问题的阐述过程中,始终清晰地贯穿着一条历史唯物主义的主线,脱离了这条主线,离开了唯物史观,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也就不复存在了。

 

二、《宣言》剖析了资本主义社会时期的宗教问题

 

《宣言》充分肯定了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出现所产生的巨大的历史进步意义。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所起的进步作用有:资产阶级用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破坏、代替了封建社会的生产关系;资产阶级开拓了世界市场,从而把资本主义制度推行到全世界;资产阶级创立了现代城市,建立了统一的民族国家,消灭了四分五裂的封建割据状态;资产阶级在不到一百年的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无论从深度和广度来说,都远远超过以往任何时代的水平。马克思恩格斯从资产阶级在生产和交换方式中的地位和作用,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时期的宗教问题,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宗教现象的本质特征。

 

1.肯定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出现在宗教领域内产生的积极影响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欧洲的兴起,致使一切与封建腐朽专制相应的传统观念,诸如宗教、神明、王权、教权等,都受到前所未有的致命冲击。随着科学的昌明和理性的张扬,宗教对人类社会生活的影响范围逐步缩小,宗教昔日巨大的社会作用也日趋衰退。这是历史进步在精神文化领域中的必然反映。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现实世界的经济过程愈明显,彼岸世界的宗教幻想也就愈暗淡;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社会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中的作用愈大,宗教的社会影响和作用也就愈小。换言之,生产力愈发达,社会形态愈高,宗教的神圣性和权威性就愈失落,其影响和作用也就愈有限。这是人类历史不断进步的必然结果。正如他们在《宣言》中所说,随着社会生产方式的变革,人们的宗教观念也会发生深刻的变化,“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8]。

来源:《中州学刊》2018第7期

统战理论网(tzll.org)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论文注明来源《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本网拥有论文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 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 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关论文

特色专题更多

新中国70周年

新中国70周年
2019年,我们将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华诞。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一路走来,中国人民自力

理论专著更多

统战图说更多